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的实在

 
 
 

日志

 
 
关于我

交友,汗,当今博客都~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演说-罗伯斯庇尔  

2009-07-23 16:5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演说(法国)

罗伯斯庇尔1789年7月26日
共和国的敌人说我是暴君!倘若我真是暴君,他们就会俯伏在我的脚下了。我会塞给他们大量的黄金,赦免他们的罪行,他们也就会感激不尽了。倘若我是个暴君,被我们打倒了的那些国王就绝不会谴责罗伯斯庇尔,反而会用他们那有罪的手支持我了。他们和我就会缔结盟约。暴政必须得到工具。可是暴政的敌人,他们的道路又会引向何方呢?引向坟墓,引向永生!我的保护人是怎样的暴君呢?我属于哪个派别?我属于你们!有哪一派从大革命开始以来查出这许多叛徒,并粉碎、消灭这些叛徒?这派别就是你们,是人民——我们的原则。我忠于这个派别,而现代的一切流氓恶棍都拉帮结党反对它!
确保共和国的存在一直是我的目标;我知道共和国只能在永存的道德基础上才能建立起来。为了反对我,反对那些跟我有共同原则的人,他们结成了联盟。至于说我的生命,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我曾看见过去,也预见将来。一个忠于自己国家的人,当他不能再为自己的国家服务,再不能使无辜的人免受迫害时,他怎么会希望再活下去?当阴谋诡计永远压倒真理、正义受到嘲弄、热情常遭鄙薄、有所忌惮被视为荒诞无稽,而压迫欺凌被当作人类不可侵犯的权势时,我还能在这样的制度下继续做些什么呢?目睹在革命的潮流中,沙泥俱下,鱼龙混杂,周围都是混迹在人类真诚朋友之中的坏人,我必须承认,在这样的环境下,有时我确实害怕我的子孙后代会认为我已被他们的污秽沾染了。令我高兴的是,这些反对我们国家的阴谋家,因为不顾一切的疯狂行动,现在已和所有忠诚正直的人划下了一条深深的界限。
只要向历史请教一下,你便可以看到,在各个时代,所有自由的卫士是怎样受尽诽谤的。但那些诽谤者也终不免一死。善人与恶人同样要从世上消失,只是死后情况大不相同。法兰西人,我的同胞啊,不要让你的敌人用那为人唾弃的原则使你的灵魂堕落,令你的美德削减吧!不,邵美蒂啊,死亡并不是“长眠”!公民们!请抹去这句用亵渎的手刻在墓碑上的铭文,因为它给整个自然界蒙上一层丧礼黑纱,使受压迫的清白者失去依赖与信心,使死亡失去有益的积极意义!请在墓碑刻上这样的话吧:“死亡是不朽的开端。”我为压迫人民者留下骇人的遗嘱;只有一个事业已近尽头的人才能毫无顾忌地这样说,这也就是那严峻的真理:“你必定要死亡!”
相关资料
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1758—1794年),法国大革命时期杰出的资产阶级革命家。雅各宾政权的领袖。
1789年7月14日,法国人民攻陷了巴士底狱,揭开了法国大革命的序幕。随着革命的深入发展,罗伯斯庇尔积极的革命活动和激进的政治主张,赢得了群众广泛信任,他成为雅各宾派的领袖。当时,国外敌人大兵压境,对法国构成严重威胁,国内反革命势力亦极为嚣张,马拉、沙利埃等民主派人士相继被刺杀。在危急关头,罗伯斯庇尔力主实行恐怖政策,然而掌有大权的救国和治安委员会中大资产阶级代表以及革命中大发横财的”新富人”,对雅各宾政权的极端措施深为不满,他们暗地积极活动,散布流言,罗织罪名,对罗伯斯庇尔大加攻击,以图推翻雅各宾政权。对此,罗伯斯庇尔已经察觉,他也在暗中布置,准备迎头痛击。7月26日(热月8日),罗伯斯庇尔一大早就来到国民公会,他登上讲坛,发表了这篇经过认真推敲的演说。这篇演说的目的,是要揭穿阴谋,澄清事实,消除误解,洗刷敌人泼在自己身上的污水,争取国民公会的支持。
雅各宾专政时期实行的恐怖政策,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因为它关系到共和国的生死存亡。但是后来恐怖范围扩大,被处死的人逐日增多,于是,敌人就千方百计地将暴君和独裁的帽子扣在罗伯斯庇尔头上。在演说中,罗伯斯庇尔必须为自己正名,反驳敌人对自己的指责。他答辩道:如果说我是暴君,那么暴君理应高高在上。一切人都要俯伏在他的脚下,可现在,敌人非但没有“俯伏”,反而煽风点火,四面出动,必欲置人死地而后快,猖獗之极,究竟谁是君呢?如果说我是暴君,我赦免他们的罪行,又塞给他们一些黄金,他们定会感恩不尽。可他们剑拔弩张,来势汹汹,这哪里是君手下的奴才相呢?如果说我是暴君,我为什么要推翻国王,独裁者为什么会谴责我呢?我们本应缔结盟约,互相支持。一连串的反诘,强有力的逻辑。无可辩驳的事实,将敌人的指责驳得体无完肤。
在驳斥了敌人对自己的污蔑后,罗伯斯庇尔指出,反对共和国的人已经结成了联盟,但在大革命的潮流中,这些人巧于装扮,“混迹于人类真诚朋友之中”。这种真伪难辩的程度,革命中这种复杂形势,罗伯斯庇尔用一句非常形象的话表现出来了:“我必须承认,在这样的环境下,有时我确实害怕我的子孙后代会认为我已被他们的污秽沾染了。”但罗伯斯庇尔又指出,尽管共和国的敌人善于伪装,他们的“疯狂行为”已和忠诚正直的人划下了一道深深的界限,他呼吁人们擦亮眼睛,分清敌友。
最后,罗伯斯庇尔从历史角度指出,自由的卫士历来是要受到诽谤的,这种现象不足为奇。他用充满感情的语言向国民公会的代表发出号召,站稳立场,不要被敌人的伎俩所蛊惑。如果说演讲的前半部分重在说理,驳斥敌人,使用的语言具有论战色彩,那么后半部分语言则具有浓厚的哲理和诗意,多从情感上打动听众,特别是结尾部分,语气坚定,充满气势,给人以回味。
据目击者说,罗伯斯庇尔演讲时场内非常寂静,演讲结束后,这种寂静延续良久,大会情绪显得摇摆不定,一部分代表显然被罗伯斯庇尔所打动,有人要求公开印发这篇演讲。但罗伯斯庇尔随即受到猛烈攻击,在第二天国民公会代表大会上,他被禁止发言,遭到逮捕。次日(热月10日),他被送上断头台,时年36岁。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