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的实在

 
 
 

日志

 
 
关于我

交友,汗,当今博客都~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钓鱼事件受害者收到恐吓信(组图)  

2009-11-13 11:1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11-13 04:53 来源:新快报 作者:华静言 共 3 条评论 关键字:钓鱼,倒钩

上海钓鱼事件受害者收到恐吓信(组图) - 驭 - 驭

  张晖的妻子收到的自称"钓头"的威胁信中透露了其家人的信息,自称“钓头”者希望张晖收手不要断其出路。(图片由天涯论坛提供)

  

上海钓鱼事件受害者收到恐吓信(组图) - 驭 - 驭

  邮戳显示是10日寄出。(图片由天涯论坛提供)

  与孙中界不同,上海“钓鱼事件”后,另一名“钓鱼”执法的受害者张晖选择了诉讼作为维权的手段。然而,就在“钓鱼事件”日趋平静之时,网上又爆出张晖受到威胁的消息。

  昨日,张晖在天涯论坛发帖称其妻子收到了一封自称“钓头”寄来的信,信中表示已经知道了张晖的一切家庭信息,包括其父母和年仅5岁的女儿。“钓头”还称知道张晖还要打官司,希望他能“收手”,不要断了他们的出路。

  对此,已经收到法院通知准备开庭的张晖表示,家庭的安全让他感到了沉重的责任和压力。张晖的诉讼代理人郝劲松则表示,诉讼会坚持进行下去,不会因此停止。

  网帖

  来信透露掌握张家信息

  昨日下午,张晖(此前化名张军)在天涯杂谈上,用他的ID“公子羿”发布了一条帖子——《家人被钩头威胁,为何要如此苦苦相逼》。日趋平静的上海“钓鱼”事件又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中,迅速在网友中引发热议,并被转发到多个论坛和网站。

  张晖在帖子中说:“今天收到一封来信,都是打印的,没有地址,没有具名。邮寄到了我爱人单位。字里行间表面柔和,却透露很大杀气。”他描述说,写信的人自称是一个“钓头”,却难得“言辞恳切”、字句对仗工整;自称有道德,不会做“下三滥”的事情,却表示早就知道了他一切家庭信息,甚至他父母和他五岁女儿的情况。

  “你们若不是真的‘钩子’请问您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苦苦相逼?是我张军还是你们这些掌握我这么多信息的大人们,都有孩子都有家,你们还有好多别人没有的资源,除了良心你们已拥有好多一般老百姓没有的东西,你们为何还要如此这般。”张晖的话中,透出无奈和愤慨,“自己只是一个小老百姓,还要养家养孩子,不想惹事,但是为什么要苦苦相逼太甚。我不怕你们,我也并非是要想逼迫你们如何,可是你们却无耻暗示知道我家人、我五岁唯一的女儿,你们还是人吗?”

  张晖最后还表示:“我本是个无神论者,可现在我宁愿相信有仁慈的主,有圣明的佛,终有一天你们会法网难逃,接受正义的审判。”

  记者看到,在张晖公布的“钓头”寄给其妻子的信件中,写信人自称是“外面所说的‘钓头’,是十几个倒钩的老大”,觉得为政府抓黑车很光荣。自从张晖被“钓鱼”后,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收入了。信中还写道:“我们早就知道您家的地址”,并详细地列出了张晖家庭所有成员的姓名和情况。“您的丈夫还在搞这件事情,还要打官司……劝您丈夫收手吧……给大家都留条活路,我们会感激您的。”

  网友声援

  希望张晖一家平安

  张晖收到威胁信的消息立即引发了网友们的愤慨,纷纷痛斥发信人“狗急跳墙”的行为,声援张晖,希望他们一家安全。

  很多网友都留言质疑所谓的“钓头”身份,网友qfl2003分析指出,此信太奇怪了,事件发生到此,已经不是张晖一个人的事,而是公共事件,就算张晖撤诉,对于“钓头”来说,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张晖起诉对谁有利害关系,谁写信的可能性就大。网友“思语司晨”也认为,能得知家庭地址,亲人名字还有具体的家庭情况,甚至特意提到老人孩子,用心不是一般的险恶,这些不可能是一般的“钓头”所为。

  网友hesguo问道,信里面的意思是说只要张晖不打官司,到此为止的话,他们(“钓头”)的饭碗还是保得住的,还可以重操旧业了?还有网友质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一点隐私都没有了?”“信都寄过来了,难道真查不到来源吗?”

  网友UNHOUSE 则表示,为什么至今未有政府官员对“钓鱼事件”负责?难道要求公民守法,政府就不需要守法吗?就是因为没有追究相关单位和领导的责任,才有这封信的出台。

  除了分析信件内容,网友们也很关注张晖的安全。网友“虎纠我行我素”说,张晖要做好防范,很多人都站在你这边,“钓鱼事件”还没完,国家要处理这事,否则人民不答应。

  张晖:刚接到法院通知就收到恐吓信

  “一点天理都没有?这样的恐吓,太卑鄙了!”张晖在电话中对记者说,现在还不知道信是谁寄的,暂时没有报警,但这肯定是违法的。张晖觉得,信不太像是所谓的“钓头”写的,文笔顺畅,逻辑严密。他认为,既然能寄信,如果要查应该可以查得到来源的,而且信中透露的他家的信息都非常的准确,这些信息,绝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容易拿到的。

  张晖说,前两天才接到闵行法院法官的电话,通知他去交换证据,准备开庭,没想到昨天就接到这封信,张晖对此表示很难过,“我爱人都哭了,孩子还这么小”。爱人和孩子以及家庭的安全,让张晖感到了沉重的责任和压力。

  张晖说,他从小受的教育,是要帮助他人,人与人之间要互助互爱。在遭遇“倒钩钓鱼”后,他没有和别人一样息事宁人,而是进行了追究,是希望这样能促进社会的进步。

  采访中,记者可以感觉到张晖的情绪有些沉重,提到家里人的安全,他很是担忧,并反复提到“我女儿才几岁啊,很懂事的”。

  郝劲松:不会因为恐吓信就停止诉讼

  张晖诉上海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交通行政处罚案即将开庭,此时收到这样的信件,无疑给案件的进行蒙上了阴影。张晖的代理人郝劲松昨日向记者确认,诉讼会坚持进行下去,不会因为这样一个恐吓,就停止诉讼。“案件19日开庭,”郝劲松很有信心地表示,“胜诉的把握有99%。”

  郝劲松分析称信件的内容就是恐吓,按照《治安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可以对发信者进行拘留,但他认为信不太可能是“钓头”写的。从信件的内容来看,目的就是希望张晖能撤诉。案件即将开庭,不论胜诉还是败诉,对“钓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被判刑的也不会是那些“钓头”。“这样小儿科的恐吓信,只能说明一些人黔驴技穷的恐慌。”

  有报道称,此前上海遭遇“钓鱼”伤害的车主,在寻求法律途径解决中无一胜诉。对此,郝劲松表示,一旦此案胜诉,这个案件将作为同类案件的判例,以前败诉的车主,很可能申请再审,所以,现在法院的压力很大。郝劲松还质疑,政府方面表示要对“钓鱼事件”开展问责,但问责了谁、查问了哪些人,迟迟没有结果。

  郝劲松对记者表示:“那些违法者,必须接受审判;那些栽赃陷害者,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谁解张晖们的宿命

  ■苏少鑫

  上海“钓鱼事件”风波又起。昨天,“钓鱼”执法受害者张晖在网络上发帖称,其妻子收到自称是“钓头”的来信,威胁其和家人的安全。这封信究竟由谁发出,究竟是“钓头”狗急跳墙还是有人因为心虚想冒险一搏,抑或网友不满事态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而做的“挑逗”,现在暂时无从知晓。

  不过,如下的信息无疑更值得玩味:张晖是上海“钓鱼事件”至今唯一坚持打官司的;此前媒体报道曾披露,上海“钓鱼”案至今为止无一人胜诉;最新一期的《南都周刊》报道称,整治黑车的行动还在继续,原来以为退出江湖的钩子被司机怀疑还在“上班”。

  “我不怕你们,我也并非是要想逼迫你们如何,可是你们却无耻暗示知道我家人、我五岁唯一的女儿,你们还是人吗?”——恐惧已经成为开始缠绕张晖的幽灵。“黑暗势力”(请原谅我必须这么表述)无耻和邪恶也许可以想象,但是,对于一个旨在建设和谐、法治的社会,公民“免于恐惧的自由”假如依然如此遥不可及的话,这该是怎样的讽刺、怎样的滑稽?

  “我本是个无神论者,可现在我宁愿相信有仁慈的主,有圣明的佛,终有一天你们会法网难逃,接受正义的审判”——哪里是在斥责和追问,这分明是一个公民在哀号!

  无助、无奈与焦灼甚至无法承担的代价,在张晖心目中如同“仁慈的主、圣明的佛”,神圣般的正义,低廉得如同虚无缥缈的空气,轻轻一抹便归于无声无息。这究竟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怎样的“神奇”?

  在张晖颤抖心灵的背后,是正义的旁落和法律的败坏;而“钓头”的无耻、嚣张和神秘的背后,则是那宣称维护法律和正义的公权力纵容或者失职的恶果——“钓鱼事件”本不该无声无息结束、张晖主张权利本不该感受如此恐惧……

  太多太多的“本不该”,是一个又一个的天问——这些天问构成了瑟瑟发抖的张晖们的宿命。而,又有谁能解张晖们的宿命呢?也许,这又是另一个天问!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